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更多伤心对沈园
时间:2016-12-11 09:42:10  编辑:黄芷茵   阅读数:[2993]  文章来源:汕尾日报


潘国雄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早在中学时代,聆听语文老师诵读《钗头凤》时的抑扬顿挫,分明记得他厚厚的眼镜片后躲藏着的泪光。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命运就指引着我一定会在人生的某一个节点走进沈园,走进陆游和唐婉的爱情诗篇。

(一)

沈园原只是宋代越中一处普通的私家园林,虽然它也有江南园艺的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但真正让人神往的是它真实地演绎过历史上一个缠绵的爱情故事,故事里有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陆游。

南宋绍兴十四年,陆游娶表妹唐婉为妻,端的是才子佳人,琴瑟相和,不料陆游当年科考落榜,陆母怪唐婉使陆游惰于学,终会断送了儿子的仕途之路。在陆母的威逼之下,原本好端端的一对夫妻在婚后仅两年就落得个执手相看泪眼,各自东西。

绍兴二十一年,陆游在沈园赏春与唐婉不期而遇,眼前唐婉依然美丽,只是身旁多了一位气度不凡的赵公子。可以想见陆游心灵的伤口在此刻是如何被撕裂开来,随之而至的便是在沈园的一处断壁上多了一首流传千古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更在此次邂逅后难解怨忧,积郁成疾,不久便香消玉损。死前她亦依韵写下了另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凭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我们有一千个理由要感谢沈园。因为沈园,因为陆游和唐婉在沈园的邂逅,才产生了堪称千古绝唱的《钗头凤》。

(二)

当我围绕宋池塘的一泓碧绿穿行在沈园里,仿佛陆游曾经的深吟浅唱都隐约在断云石和听梅槛的平平仄仄之中。尽管许多的景象已经被人为得煞是精致,可我毫不犹豫就将它们忽略了。因为我知道,我是为钗头凤来的,我只顾在熙熙攘攘的游人中穿梭着,走过天地间石,走过六朝井亭。

眼前是一片不算很大的竹林,虚虚实实的把先前的目不暇接作了一个隔断,只留下温温的几米阳光。我猜着这一定是《钗头凤》最合适的栖身之地了。想当年陆游与唐婉偶遇后难掩心中痛楚,定然会觅一无人处嚎啕一番,继而发出“错,错,错”的仰天哀号。

果然是,行到竹林尽处,灰灰的便有一道短墙扑面而来,钗头凤的哀音也愈见的清晰了。

是你吗?我梦萦梦绕的《钗头凤》,你是否已经在这里等待了我八百年。我曾经一千遍也不厌倦的读你唱你思你念你,此刻,当你历经风雨依然沧桑的在我面前呈现的时候,我真的百感交集到无以复加了。

平心而论,以我对《钗头凤》的理解,终是感觉陆词更加上乘些些。由景入情,情景交融,胸中块垒,几近气塞,必欲一吐为快,尤以结尾处三叠句更是达到了催情催泪的艺术感染力。而唐词与陆词意境虽同,情更转折,欲笺心事,怕人询问,真个是情何以堪。其为陆词情感的爆发起到了强烈的烘托作用。二者可谓珠联璧合。

我继而想,假如唐婉没有与陆游在沈园的邂逅,她还会写下《钗头凤》吗?她还会芳年早逝吗?以她的美丽多情,她一定会做成相夫教子的低调。可那样又有谁会记得宋朝还有一个堪如李香君,堪如李清照的诗歌女子呢?

我不再为唐婉悲哀了,她已然活在陆游的诗篇里,她已经是不朽了。

千古一曲《钗头凤》,它让我们接受了对宋朝,对陆游、对沈园的全部记忆。

(三)

《钗头凤》使我沉重了,我要去看荷花。

寻寻觅觅间便来到了孤鹤轩。孤鹤轩句出陆游“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陆游一生中多少回孤鹤归来,美人作古,其哀之大当是可以想象的。孤鹤轩在沈园居中位置,正对着宋池塘,沈园的多数场景尽可一览无遗,我正好在这里作一番凭栏了,恰黄昏天气无端的就下起雨来。

但看池塘上一色种的荷花层层叠叠,互相簇拥着,雨珠密密的砸在湖面上,就有洇洇的水气泛起,在荷田上面蒸腾起一层漾漾的雾,缓缓地流动着,我都能嗅到满满的暗香了。

沉醉间,几声清脆的笑语让我的目光顺了去,是两个姑娘正用荷花作背景玩自拍,瞧着她们嘴角上扬状,我也被那般萌萌模样逗乐了。她们告诉我,这荷花不是一般的荷花,是其他地方极难见到的并蒂莲,说话间透出了绍兴人的骄傲。

并蒂莲,这回算是让我长了见识。趁着雨歇,我径自下到湖堤去。只看那宽阔的荷叶都用一种很优美的姿态半张半卷着,中间凹出一个窝窝,莲蓬高高的鼓起,忽然就做成一对花苞,像羊角状向两边使劲扭了开来,粉嫩粉嫩的,花瓣还微合着,据说盛放时节应该在八月前后。仔细端详,又会发现花瓣不止是纯粹的白色,它确是白得很丰满,很有力道的从底部向外泛出来,到了叶儿缘就滋润成了淡淡的粉红色,花香也是淡淡的。

我知道,这人间稀罕的并蒂莲一定是为陆游和唐婉绽放的,正用诗情去美丽自己的生命!

我常常会在莫名中产生错觉,尤其当现实被一段历史植入之后,我就会身不由己的进入角色,亦梦亦幻间向着荷花最深深处行去,继续寻找陆游和唐婉的尘迹。

公元1199年,75岁的陆游再到沈园,此时距离唐婉死去已经四十年。无限感慨写成《沈园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这是一道再普通不过的板桥,隐藏在岸堆枝条掩映的柳影下,贴水而过的桥面因为被做成曲折的形状而灵动起来。桥宽盈尺,将就的只容一人通过,难怪陆游当时便有了惊鸿照影的想像。

风起了。一片枯黄的叶子飘落,轻轻地伏在我的肩膀上,叶面湿湿的,辨得出来,那一定是陆游痛悼自己的泪水未干吧?我在这叶子上都读出了凄凉的诗意。我把它在掌心上暖了暖,然后轻轻的放进口袋里,它已然成了我对沈园最感动的记忆。

(四)

黄昏,给沈园涂抹了一层无法不悲伤的血色。

四顾无人,莫不是我就成了最后一名游客。我知道此生不会再来的了,因为我也已经是年华向晚,就让我在陆游纪念馆再逗留片刻吧。

陆游纪念馆由务观堂改造而成,馆藏《陆子坦圹记》等17块碑记,以及陆游著作并大量研究陆游的历史文献资料。

务观堂正中竖立着陆游像,和我臆想中风流倜傥的形象大不同,眼前的陆游银鬚飘飘,腰背已有些的驼。先生老矣!然而银眉下的目光,依然透露出聪慧和睿智。还有头顶上的冠冕和宽大的朝服似乎在提示着,当初是如何在殿堂之上侃侃而谈,抒发着抗金北伐、收复中原的雄心壮志。

时代没有给陆游以身报国的机会,反而激发了他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已任的生命激情,他用全部身心投入到诗歌创作中去,期望用诗歌去唤醒民众,现今流传于世的《剑南诗稿》就有八十五卷九千三百多首,达到了古代诗歌创作的高峰,同时也奠定了他在中国学史的伟大地位,也给后人留下了极为宝贵的文化遗产。

八十四岁那年,这也是陆游生命的最后一个春天。他命儿孙搀扶着又一次来到沈园,想到与表妹短暂的爱情以及一生的思念都如一帘幽梦般行将落幕,不禁老泪纵横,终于又写下了感人至深的《春游》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古,不堪幽梦太匆匆”。

这才叫千古伤心啊!

(五)

一座园林能够象沈园这样把一个经典的爱情故事演绎到了极致,使无数人在这里一掬悲伤的泪水的同时,也纯粹了自己的灵魂。这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可能是仅有的。

历史已逝,沈园已老,然而,爱情却永远长青!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