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不参加就像鸡憋着不下蛋,难受!
时间:2016-12-14 10:08:16  编辑:黄芷茵   阅读数:[2131]  文章来源:腾讯娱乐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潘长江带给观众很多欢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陈露 责编/邹夏菲

潘长江一屁股坐在评委席的桌子上,冲着观众说,“人呢,都是很善良的,希望大家支持正能量”。在辽宁卫视《组团儿上春晚》的节目录制现场,他正忙着为弟子拉票。

这不是他的终极动作,他嚯地站到了椅子上,“我给你们唱段京剧”,唱词张口就来。前一刻,他刚刚调皮地替蔡明按响了她的投票器,投给了自己的弟子。面对蔡明的不解蒙圈,他冲着台上的弟子说,“快给你们师娘鞠躬”!

与他的活灵活现相比,坐在其右侧的巩汉林显得十分端庄。背部笔直,一身得体的西装,衬托出他一直在喜剧小品里“瘦瘦的”笑点。

随后的采访中,潘长江面对着记者,语速飞快地阐述他对现在年轻喜剧人的看法。当说到“我们传统喜剧人”时,语速慢了下来。“我们老了,剩下的,用一个手掌就能数得过来”。他们的时代,喜剧人还不叫喜剧人,称之为小品演员。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潘长江和巩汉林

但潘长江显然并不服老,年逾六十,他依然执着地准备节目,要上春晚。在经过了几年的缺席后,他搭档蔡明,又找到了除夕晚上和全国观众拜年的正确打开方式。但今年的小品最终能否过审还未知。

今年春晚还是搭档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的

现在的最新进展是,潘长江正在冲击着今年再上春晚的机会。他的搭档还是蔡明,是否最终过审,尚是未知。

几乎每一年,他会花一个半月到几个月的时间准备春晚,从四五个剧本中筛选出一个合适的。有时,他也会瞄准一个剧本,死抠。比如他和蔡明合作一炮而响的《想跳就跳》。

准备春晚,变成了潘长江的一种情怀。中间短暂缺席的那几年,他直白地描述为一种遗憾。怎么形容他对春晚的感觉呢?他说就好像鸡要下蛋,不下憋得难受。下了,舒服。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潘长江和蔡明演小品《想跳就跳》

腾讯娱乐:您今年春晚的搭档还是蔡明吗?

潘长江:今年肯定还是我们俩,但是最后能怎么样,我们现在一直在努力,还是磨剧本。

腾讯娱乐:剧本定了吗?

潘长江:剧本现在还没定。

腾讯娱乐:您最后登上春晚的成品,一般是从多少个剧本当中敲定出来的?

潘长江:几乎都是从三四个、四五个当中能挑出一个。看准一个的时候很少,也不是没有。比如当年《想跳就跳》就是瞄准了这一个剧本,方向定完了之后就死砸它,死抠它。

腾讯娱乐:那您一年大概有多长的时间在准备春晚?

潘长江:刚开始是3个半月,后来变成3个月,再后来变成两个月,现在基本一个半月差不多了。但是今年也挺长了,将近两个半月了。

腾讯娱乐:今年是有什么特殊吗?

潘长江:今年我不知道,还在弄,能不能上,现在都是一个未知数。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潘长江和蔡明多次搭档上春晚

腾讯娱乐:这两年春晚上您和蔡明搭档,观众评价都不错。您怎么评价你们俩搭档呢?

潘长江:蔡明她选择我,她是很聪明的。因为在我身上,自然会砸出很多纯天然的包袱。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我们俩表演上用不着磨合,配合特别默契。她跟我合作属于强强联手。如果蔡明带一个年轻人,她会很累的,我如果带一个年轻人,我也会担心很累的。

《欢乐喜剧人》我为了别人,嗓子都哑了,当然我知道观众是来看我,别人都是跟我搭戏,但是我着急,万一你那边掉一点东西,这个包袱没甩响,我多紧张。但是蔡明跟我合作没演就已经成功一半了,那何乐而不为呢?我们都是为了作品,我们不是为了什么人际关系,就这么简单。我如果不行,她也不会找我。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俩人多次合作很默契

腾讯娱乐:潘老师,中间有几年,您短暂地离开了春晚的舞台。那几年,您的真实状态是怎样的?

潘长江:其实有很多原因,一个是因为也拼过,作品不理想,中间被毙掉也有。同时也有过我没有准备的,准备不好的,后来直接不上的。更多的是因为我在拍戏,确实没有时间去准备春晚。

这对我来讲是一个遗憾,但我不后悔,因为经历了那些后,我再回过头来演,可以向所有喜欢我的观众保证,现在演每一个作品,我都是在演人物、演角色。现在有很多喜剧演员他不是在演角色,就是为了一味搞笑,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东西。

腾讯娱乐:这两年很多原来的传统喜剧演员都陆续减少或者离开了春晚的舞台。您一直在坚持,动力来自于哪儿?

潘长江:春晚是多年的情怀,更多的是感情。每年到这个时候都吵吵不去,因为累。要过五关斩六将,岁数又大了,跟年轻人拼不起。但是一到年根底下了,如果没去,我觉得可能是明年一年的遗憾。就觉得到点了,就像鸡下蛋似的,我憋在那儿了,这时候必须得找窝下个蛋,我不下蛋憋着就难受。所以必须得下,跑鸡窝那儿咕嘎下个蛋,哎呀,舒服!就是这么一个比喻。

传统喜剧人老了,还剩下的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开头潘长江为弟子卖力拉票的那一幕,出现的概率并不是很高。因为他坦言,不喜欢收弟子。从业几十年,他名下的弟子不过五人,三男两女。因为他觉得收弟子是一种责任,得对人家全面负责。

他举了一个例子来形容这种“负责”,比如他的女儿潘阳,别人质疑她没有学过表演,就直接演了女一号。潘长江说,“没办法,这是我女儿”。

电视荧屏里,他出现在亲子类节目中,身份是潘阳儿子的姥爷,他已经年逾六十了,提起传统小品演员,那些曾经和他一起奋战春晚的人,难掩失落。

“还剩下的,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潘长江带外孙参加节目发布会,外孙大哭

腾讯娱乐:在节目中您和蔡明、巩汉林等搭档做评委,这和一起在台上表演小品感觉上会有什么不同吗?

潘长江:没啥不同,都习惯了这么多年。舞台上我有时候跟他们合作表演,有的时候自己表演。同时我们这十几年一直也坐在评委席里,因为现在老一辈喜剧人没人了,你说还有谁,你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了。

腾讯娱乐:潘老师,您喜欢收弟子吗?

潘长江:我不是。

腾讯娱乐:为什么呢?

潘长江:收了,你要为他负责任,不单单在艺术上为他负责任,包括生活上都得帮他。你要是不帮他,这就不对了。因此说我是轻易不收学生。

腾讯娱乐:那您现在有几个弟子?

潘长江:五个。

腾讯娱乐:男生还是女生?

潘长江:俩女三个男生。

腾讯娱乐:你怎么推他们呢?

潘长江:我不会特意去推他们。我要推可能把他们从洗脸盆里拽到洗衣盆里,最后从洗衣盆带到大河里头,从大河里头再带到大海里头。让他们不断一点一点从浅水区到深水区畅游,我是起到这样一个作用。

腾讯娱乐:你会有意识在自己的作品当中,为弟子留一个位置吗?

潘长江:有这个意识。就像潘阳参加很多节目,她没学过表演,直接就演女一号、女二号,女三号,别人说有老爸可以走捷径,没办法,她是我女儿。我想每个当父亲的都会这样,我觉得这一点儿都不过。不管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事实就是这样。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四世同堂

腾讯娱乐:潘老师,在您的喜剧创作中有遇到过瓶颈吗?

潘长江:我还没遇到过,真没遇到过,我觉得挺顺的,顺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我的执着,二是没有受到观众的抛弃。这两样缺一个演员就会死掉。如果我放弃了,我不努力,我不执着了,观众就会看不见我。如果观众抛弃我了,不爱看了,你演啥也没有用。我这两样都站住了,所以我一直活在当下。

腾讯娱乐:那您觉得您身上别人都玩不了的地方是什么?

潘长江:能唱能舞、短小精悍,我老了还可以演一个可爱的,有点萌的小老头。

年轻喜剧人可以随便玩,我不行,要不观众看了又得恶心了

今年,潘长江做了一件挺大胆的事情。他参加了一档和年轻喜剧人同台PK的节目,以踢馆嘉宾的身份。由此见识到了井喷的喜剧节目带来的新节奏:为春晚动辄几个月准备的周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周准备一个小品。

跟年轻喜剧人比起来,潘长江说,“我比他们还紧张”。

他有看轻的地方,比如比赛名次。他觉得出现的意义,更多的是喜剧精神的传承,他不想让传统喜剧人缺席。

他也有特别看重的地方,比如在观众心中的形象。他不能允许自己像年轻喜剧人那样“玩飞了”,要不观众“又得恶心”了。

腾讯娱乐:现在年轻的喜剧人创作周期变短,过程中往往很焦虑。您演了这么多年,还会焦虑吗?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潘长江在《欢乐喜剧人》中扮葫芦娃

潘长江:当然焦虑了。我参加《欢乐喜剧人》那是7天磨一个作品。我从第六期踢馆进去,从开始无到舞台上有,7天磨故事、磨情节、排练、走台、录像。跟他们一样的,我比他们还紧张。

腾讯娱乐:能跟我们说说您焦虑的一些表现吗?

潘长江:我焦虑的就是作品,首先有一个好的剧本,这是我最焦虑的,累点苦点无所谓,不睡觉没关系。最起码剧本要对得起自己,我更要对得起喜欢我的观众。我是一个喜剧演员,我演的东西不喜剧,这个作品白干了,这7天我白磨了。

腾讯娱乐:您去参加《欢乐喜剧人》,与年轻喜剧人同台PK的原因是什么?

潘长江:这个舞台不单单是年轻人的舞台,准确的说它是喜剧人的舞台。我觉得这个舞台不能没有我们老一辈喜剧人的脚印,我不为了名次,就为了传承这种喜剧精神,就是告诉所有的年轻喜剧人,你到60岁的时候能跟我一样吗?还能站在这个舞台上吗?我希望你们这样做,我希望你们70岁、80岁、100岁依然站在这个舞台上,这是我的一个初衷。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与年轻喜剧人同台PK不轻松

腾讯娱乐:那您和现在的年轻喜剧人身上不同的地方有哪些?

潘长江:他们可以随便玩,玩飞了,我不行。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年龄,一个是辈分。我要像他们那样玩,观众看了又恶心了。有些小品一个主题都没有,就是为了搞笑,没有一个完整的剧情,观众看得稀里糊涂就为了笑,笑完之后走出剧场,诶他演啥了?这是很可怕的,这不是我要做的。

点评宋小宝暂退演艺圈:你把血抽干了,你还能活吗?

这两天,宋小宝刚刚发布消息,因为体力不支,2017年自己想暂时离开娱乐圈,休息一下。很巧,潘长江和宋小宝随后搭乘了同一班飞机。面对这个后辈的疲累,他特别理解,“是该休息休息了”。

他觉得宋小宝变成这样子,是所有电视台的问题。“你把血抽干了,你还能活吗”?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宋小宝表示暂时要歇一歇

对时下市场和观众认可的年轻喜剧人,比如贾玲和开心麻花,他也有自己的观察和评价:贾玲卖的是女汉子形象,开心麻花话剧玩得好。

腾讯娱乐:不知道您有没有关注,宋小宝因为参加了太多的综艺节目,他决定2017年要暂时休息一下,因为身体扛不住了。

潘长江:我们一起从杭州飞回来的,在飞机上说到这个问题了。我同意他的观点。正因为他这一个阶段特别火,哪个台都请他,这不是宋小宝自己造成的,这是所有的电视台造成的。

腾讯娱乐:市场造成的。

潘长江:他是需要调整,现在一点调整的时间没有,一是身体吃不消,二是说白了玩的永远是那一套。你把血都抽干了,你还能活?

腾讯娱乐:潘老师,现在市场上比较认可的年轻喜剧人,比如贾玲、沈腾的开心麻花等,您对他们怎么评价?

专访潘长江:春晚肯定搭蔡明,她选择我挺聪明

贾玲的女汉子人设深入人心

潘长江:贾玲是有女汉子那种感觉,你要把她剔除女汉子那个主题,她就没戏。她如果不玩女汉子形象的东西,你觉得她的包袱会响吗?

腾讯娱乐:那《开心麻花》呢?

潘长江:《开心麻花》是整个一个团队,团队打造肯定要比个人单打独斗强,人多力量大。你不觉得《开心麻花》所有演的小品都有点像话剧吗?他们舞台上小品基本上都是跟话剧差不多,或者是话剧片段拿出来的。说明他们玩的话剧,现在年轻人很喜欢。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