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且向大湖借一春
时间:2017-04-02 09:58:44  编辑:admin1   阅读数:[2599]  文章来源:汕尾日报


林小冰

我在路上寻梦,去寻那个古老的地方,纯美干净。她是诗经里所言“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一样的女子,素素的,轻盈飘然,不施脂粉,又必是庄敬神圣,心中开阔有大爱。她独有清隽的灵气,不张不扬的姿态。这样的梦潜伏在我的心里。

乙未羊年,二月初二,龙抬头。万物百虫苏醒的日子,蒙蒙细雨中,一帮文人墨客相约走进了海丰大湖,此谓天意。

大湖在粤东海丰县的东南部、海陆丰两条母亲河黄江东溪、螺河的出海口,聚集了滩涂湿地的上好条件。从45公里外的县城出发,一路看尽二月伊始的草长莺飞,人也醉在春烟里。

到大湖之前,我保持着对旅游开发的警惕。这种警惕来自过去失败的旅行——总有那么一些行走,怀着千千盼,却无法得初心。有些景区是浮艳绮靡的女子,失去自己的风格没有一点明亮的精神,也没有干净的眼神。不说太失望,至少,在我洁癖的视觉里找不到美感。

直至看到这半岛大湖,水鸟之乡,那么拙朴,清新,像一个着了白裙子都叫人心旌荡漾开来的女子。又那么一脉苍老,百年风雨沧桑,一段段传奇故事,在与时光的对峙中,保持着原有的一张素脸、散发着原生态的乡土气息。

心头一喜,找寻的小镇便是这个模样了。

大湖处处风日洒然。远近闻名的大德妈祖庙、大德山马地峡瀑布、海岸线长达21.5公里、十四里滩涂、红树林、水鸟之家大湖湿地……树木、野草、野花、空气、鸟语,以及那天的烟雨朦胧,一切让人感觉到天地大净之美啊!

当地的工作人员说:“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就算辛苦也感觉特别惬意。”一句话,染得天空都蓝了。他阳光地笑着,眼神流露出的全是对这片土地的喜欢。犹如我也欢喜这个半生沧桑的小镇,她的传奇色彩与静谧低温。

大湖,离我这样近,在我的灯火阑珊处,痴心实意地等待着我寻梦问道。

到了大湖先去大德妈祖庙。

拾阶进庙,在正殿跟前驻足,细细端详着令人肃然起敬的妈祖。天后圣母林默娘尊神居中,两边还奉祀四位女神妈祖,史称“五身妈祖”,是国内外妈祖宫庙中比较奇特的。她的神情肃穆慈祥,倒映了心底的那份无畏无私、大善大德。妈祖的众多民间传说、她的文化内涵与官方封号,刻文入心,令人动容。

妈祖名叫林默娘,她自幼聪颖过人,行善助人,在最危急的时刻总是挺身而出,她成了渔民心中的保护神。风樯阵马都随着岁月尘烟而去,大德大爱的妈祖,她听到每朵落花的真意,她看到每颗温润厚实的心。妈祖的慈悲,成了我们最大的感动。

回顾妈祖的生平,山河岁月,一页页全是舍己为人的交集,我读到柔韧的力量,从远古而来,强大的张力,出自她那颗比天地还要宽阔的心。她的精神感天动地,感化芸芸众生。妈祖信仰传遍世界,被尊称为 “世界和平女神”。

见到作为海陆惠地区最早的天后圣母古迹,在这已有七百多年历史之久的妈祖庙前,我像个孩童,满怀虔诚,几近无语。只能想起作庙翼翼这个词儿,壮美的庙宇,那飞檐上精致的雕刻,让人顿时觉得万物有灵。飞鸟走兽、水波沙石,那些山河锦绣,那些西月如钩,有了灵气的事与物,都那样自在飘逸,在细节处又收敛着锋芒。

出了妈祖庙,沿着已修好的石阶,一路蜿蜒而上山顶,此处要雕刻妈祖石像,游人可俯瞰旖旎全景。大湖历来有“螺地山向北斗,狮山、象山把水口,空壳山做印斗”之说,波澜壮阔的格局是大湖人的骄傲。烟波浩渺深处,难掩大湖辽阔清幽的美。远处上英公路桥在建,来时的路上着手建简易环保的汽车驿站。大湖以她的低调谦卑,更以她的纯美生态,抑或,那无工业无污染的事实,以铿锵之势,消融了外界的担忧,颇让心里欣喜。

大湖就像在渐次修行的僧人,遇到了一位无量大师,把所有时光、慈悲、澄澈赠予了他,经了万转千回散发本性的光芒和气场。

一处美丽多情的地方,心弱者不能让她具有庄重之美, 生猛者成就不了她的华枝春满。就像俞伯牙遇钟子牙,不偏不倚,不早不晚,不多不少,稍有闪失便给这片端正清丽的土地带来毁灭,每一个改变的细微之处决定这片土地开发的成败。

光阴的磨练如此之重。蜕变,原本不是为了炫耀,只是为了生活更美好,为了这片土地更好的山水供养。如果,能够在无意间创造了奇迹,体现出来的全是令人陶醉的美感和格局了。这,本身也是修行。

大湖可圈可点的景色,取名一派天然生动。听听吧,石牌狮山球、海岩礁石奇观、螺地山,不知其意,却又叫得那么原始。大湖是走到哪儿都充满了一种传奇色彩的地方,又梦幻又纯真。十四里滩涂上,湿润的沙滩跑着精力旺盛的小螃蟹,各色花纹斑斓的小贝壳夹杂在沙子里头,对外面的世界跃跃欲试。站在观海台上,绽放的无名小花点缀着这边风景独好,从高处看海,一面是山,一面是海,壮观得让我起了敬重——人在自然面前仅仅是沧海一粟。

中午一点的太阳正猛烈,来到螺地山,我推开车窗望了一眼,山不高,就是陡。心里打了退堂鼓,嘴上还没讲,听见有人说,来大湖没上螺地山,那就是白来。我生生把话咽了回去,朝山脚下走去。

那天还穿了娟秀的平底鞋和裙子来爬山,实在不妥。文友在前,为我拔开树枝和藤蔓,要险处,搭了关键的一把。走古道,全是石头,扎得我脚底生疼,咬咬牙,顿生了一种精神奔赴的皈依感。

山上有座土坟,是纪念传奇故事中开山鼻祖的阿公。南宋那年,阿公在妈祖英灵的帮助下,跋山涉水来到螺地山衍生了一个传奇,创造了这片神奇的宝地,打通了子孙后代在这里安居乐业,兴旺昌盛的命脉。阿公的子子孙孙永远记住了妈祖的恩德,每当他们回来,会先拜妈祖,再上山祭拜阿公。

当听完阿公与螺地山的传奇故事,望向对面呈井田分布水草丰茂的红树林时,阳光蒸发了身体里面的水分,多想喝上一口甘甜的山泉。蓦然就想起中午当我们又饥又渴回到村子里,村民给我们做了满满一桌子菜,还有一道算不上好却泛着清香的茶。这时,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阿公的子孙后代懂得上天的厚待,懂得对妈祖感恩,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才有了每次回来先拜妈祖的祖训。小小的举动饱含了真意,人生的山高水远背后有着感恩的灵魂。

那中午为我们做上一桌美味佳肴的阿姨,那村子里坐在阳光底下刨地瓜的婆婆都浮现出来——我对大湖、对大湖人充满了亲人一般的喜欢。喜欢这个小镇,秀美幽雅之外,自有一份浓得化不开的乡土气息,那里面弥漫着最日常的平凡、朴素和敦厚。也许我的骨子深处也有这份善良和稚真吧?才有这般深切的喜欢。

这个黄昏特别美,也特别难忘。湿地鸟岛一片白茫茫,烟水飘袅,百鸟归巢呼唤声声,烟丝缭绕充满暖意。看那鸟儿扬起修长的脖颈翩翩归来,美得那么诗意、美妙,别样的自在逍遥。坐在一老一少为我们摇橹的小船上,晃晃荡荡地向湿地深处游去。昏暗的光线下,人成了这幅老了的山水画上的点缀,寒鸦之色,光泽全在沉淀了的清淡里。寥寥几笔,真空灵呀,好得不能再好了。

我坐在船上逐晚风。

风吹过来,伸手去接,捧起了一湖眉黛春山。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