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石鼓山遐思
时间:2017-04-30 09:14:35  编辑:管理员   阅读数:[1873]  文章来源:汕尾日报

●白云数片

大海仿佛是汕尾的裙袂,随处微风一吹,这个城市便显得婀娜妖娆,分外妩媚。从红海湾开发区东洲街道石鼓山的一个间隙望出去,我们依然看到了大海,准确一点说,是清丽静雅的白沙湖。海的气息从树的杈叶间透过来,清幽澄澈。从石洞望出去,春天里碧嫩的叶子在白玉无瑕中呈现一片青碧的恬静之美。只是我们无暇顾及白沙湖的美,眼前天然石头垒砌的一个个石洞已然让我们忘了身在何处,除了巨石,还是巨石,一不小心我们把自己也雕垒成一个人形的石头……

他们说,石鼓山,也叫石鼓十八巷。文友问:真的有十八巷吗?算过考证过吗?我扑噗笑了,何需考证,左弯右拐、天然石头垒砌的石室与巷道让你惊叹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同时仿若置身于迷宫中就够了。

这一天,清明已过,谷雨未至,草色青青,花儿正艳,春意深浓。灼灼花树一路掠过车窗两侧,把春天的美景抛洒,直至到一个妈祖庙的路口,一阵清幽袭来,文友说,到了。

前边往上是妈祖庙,往右是通幽曲径,一级级低矮的石阶通向不可知的幽深。我们拾级而上,只见沿途草木葳蕤,不知名的野花盛情开放。有一种花红蕊点缀白色温润的花瓣,锦簇成团,在清明时候漫山遍野寄托哀思,只为已故之人而开,它是红斑木、报春花,但有一个更贴切的名字,叫“清明花”。此刻“清明花”随着微风摇曳生姿,仿佛在悠远的时光中徜徉。

很快,石鼓山的入口在石阶的尽头敞开怀抱,欢迎我们。

巨石撑起的山洞不足为奇,这石鼓山让人叹为观止的是,一洞又一洞,洞洞相连,皆为巨石天然壁垒而成,有的幽长狭小,有的宽阔可供数人促膝谈心,而顶上的天空,有一线天,有斗形天,有巨石架嵌侧漏成的不规则天。我们在里边鱼贯过洞,必得弯腰俯首低眉,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便与石头来个亲密接触。处于迷宫般的石洞,纵是有当地“导游”带路,我们还是一次次找不到出口。我们循着阳光的指引,向着蓝天行走,似乎出了山口,再走几步,却是绝路,底下是不深的小山谷,那影影绰绰,飘逸宁静的是白沙湖。我们又走回去。

跟着导游,弯腰促膝往上攀爬过一个小山口,我竟然到了石鼓山一处较为宽阔的岙口,豁然开朗,仿佛从桃花源的洞口过去,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眼前是温婉安静、白雾氤氲的白沙湖,因为养殖业被分隔成雅致的方格,天空也是白茫茫的一片,田野、湖泊、楼房、烟囱以及散乱于眼前的石头,一切皆若隐若现,仿佛一首歌从远方缥缈而来,绵长幽远,韵味无穷。

跟着导游走回洞里找出口,九拐十八弯,来到一间石室。室里一块斜卧的巨石上竟然有红色的粉笔题字,好像是“海枯石烂,此情不渝”?我不由得神思起来,白沙湖与石室,咫尺相临,何等浪漫幽雅,倒是产生“爱情”的温室。我想,这间石室在没人的时候,必定有神仙在这里修炼,也许是半个拳头大的白蛇。这白蛇身上间着几块浅淡的乌灰的斑痕,慈眉善目,笑容和蔼优雅,她从白沙湖里化成一道白烟,倏忽飘进这间石室,然后团坐成一团,开始修炼,妈祖在石山的前面护佑着她。

这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时光不停倒退,那一年白蛇还未修炼成仙,她把自己修炼成一个美丽妖艳的女子,专吸男子的精血。村庄里的精壮男子日益减少。村民们不停祷告,祈求上苍收服白蛇。于是上苍派妈祖下来镇压蛇妖。

妈祖来到白沙湖边,她看到白蛇肌肤胜雪,明眸皓齿,美得无以伦比,不禁心生怜悯,想着自己一女子,都如此不胜诱惑,况乎凡间男子?白蛇正在湖边玩弄泥沙,妈祖走近前说:“这是小孩子玩的东西,你怎么也玩呢?”白蛇一脸懵懂,笑道:“为什么不呢?好玩就玩呀。”妈祖瞬间明了,这女妖还未开化,不懂世间伦理常情,想必连吸人精血也不觉有过,如若凡人一日三餐。

妈祖见白蛇天真美丽,决定不除掉她,而是点化她。她取过白蛇手中的泥沙,弹指一挥,变成了低矮的石鼓山。然后弯腰掬一捧白沙湖的水,转身轻轻一扬,水顺着长袖灵动飞舞,到石鼓山的山口处变成一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白蛇见秀色可餐的男子正站于山口,她倏地变成一缕白烟飞飘而至。等她张口欲吃,男子却不见了。抬眼望去,他却在山洞里朝她点头微笑,她于是紧跟进洞。进了洞里,明明触手可及,他却轻灵一拐进了另一个山洞。那个山洞狭长幽深,白蛇于是现了原形,迅速爬了过去,可是那男子又转入了另一个较为宽阔的石室。白蛇倏地又扑了过去,男子似乎飘逸无形,一下子又上了一道陡峭的石径……就这样在石洞里左右周旋而不得,白蛇气得咬牙切齿。那男子却不慌不忙在石洞里唱起了悠扬婉转的歌,并在一块如鼓的石头上敲打伴奏,日日如是。那乐声如梦如幻,白蛇逐渐陶醉,她的性情也跟着温和柔美起来。她渐渐靠近那乐声,靠近男子,可是怎么也够不着。她对那男子说,现在她不想吃他,只想和他一起打鼓作乐。可是咫尺天涯,任她一个洞一个洞地穿梭,她就是近不了那男子的身。她望眼欲穿,日渐思渴。妈祖坐在庙前的酒瓶石上眼观这一切,终于忍不住告诉白蛇,这过程,她其实是在修炼,她终于修得了爱的感觉。白蛇喜极而泣。从此后,她日日在山洞里修炼。

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年,忽然有一天,暴雨倾盆,狂风肆虐,台风汹涌而至,打翻了好多艘过往的船只。次日天一放晴,心怀天下苍生的妈祖就对着石鼓山摊开手掌,那男子倏忽飘到了她的掌心。妈祖再把手一扬,那男子即刻化成湖里的一排礁石——“三帆礁石”,这“三帆礁石”成了福建、浙江、台湾等地来往渔船的航标。白蛇眼见男子变成礁石,痛哭不已,妈祖点化她说,你可日间沉入湖底歇于礁石,便如同亲近那男子了。白蛇默默颔首落泪,眼泪滴落身上变成浅灰的斑纹。

从此后白蛇日沉湖底,夜现山洞,时时修炼……

正边走边沉思,身旁的文友忽然拽了我一下,说,啊,终于找对了出口。


作家们在红海湾开发区石狮头炮台怀古。         孙彦修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