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堂弟先古后续
时间:2017-09-24 14:51:58  编辑:admin1   阅读数:[1879]  文章来源:本网讯

朱丽娟

转眼间,曾经失踪九年的堂弟先古(客家话把男孩称为“古”),被找回来也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发生了许多事,但是,我们都发现,原来小时候那个又傻又善良的先古,并没有因为误入传销组织而失去本性……

小时候的先古,一直在村里人的嘲笑中长大,以致失望的父母也对他诸多指责和谩骂,这也给他后来离家出走埋下引线。失踪九年里,我们都在想办法帮堂叔堂婶找先古,但是却始终找不到他,或许“解铃还需系铃人”吧,去年526日,堂叔终于在东莞找到先古了,并且带回了家,回家后,我们全家第一时间回老家看望了先古。

先古长大了,也瘦了许多,见到我们,依然记得叫大伯、大伯母、阿姐……又或许是因为在外多年,先古没有用客家话与我们交流,而是一直在讲普通话。这次给我们最大的惊喜就是他讲话完全不结巴了,就如马云上身,侃侃而谈,肢体语言生动,且三句不离投资,谈理想谈未来,谈人的赚钱路子,这与小时候经常挖鼻孔吃鼻屎、讲话结结巴巴的他,简直判若两人,让我们刮目相看。但是从他不断讲培训经历的话里,我们很快推断出,他失踪的这九年里,是落入传销组织了,他与我们讲话时还一直保持高度的警惕,不时往门口处张望,生怕有警察来抓……

回来后的先古并不安心呆在家里,经常吵着要回东莞,说老板叫他回去上班,而且还跟家人要钱汇给老板。他的反常行为,已经让我们百分百断定他被传销组织洗脑控制了,但是他却完全不听家人和亲人们的话,一听到传销二字便火冒三丈,认为是大家污蔑他。好不容易才找回来几天,先古又吵着要走,堂叔堂婶哭晕了过去。后来,先古自己搭车到了陆丰大安镇时,接到村里支部书记的电话:“先古,你妈妈哭晕过去了,你回来看看能不能救醒她。”或许是触动了先古内心善良的那根弦,他马上下车,打了辆摩托回来,并且答应他妈妈,暂时不走了。

我们都觉得首先要有事给先古做,才能留住他,对此,堂叔安排先古帮他弟弟干活,他弟弟开了一间安装门窗的店,需要人手帮忙,于是孝顺的先古义不容辞答应了他爸爸。但是,由于他跟东莞的传销组织还时常有联系,先古三天两头也还是想走人,操碎心的堂叔堂婶又找我们商量怎么办,我们唯有告诉他们,只能断了他跟东莞传销组织的联系,让对方找不到先古,就不会来骚扰他了。可先古十分警惕,手机二十四小时不离身,要想拿他手机并没有那么容易,为此,堂叔堂婶也是费尽心思,以各种借口骗他手机,他都不肯给。最后,堂叔一家人瞒着先古,上演了一出“小偷入室盗窃手机”的戏码。那一天,堂叔堂婶故意让单纯的先古跟着他弟弟到店里睡觉,到了半夜,趁先古熟睡时,堂叔偷偷拿走了先古的手机,顺便拿走他小儿子几十元钱,以造成小偷入室行窃的假象。

第二天,先古醒来发现手机不见了,十分紧张地对他弟弟说丢了手机,结果他弟弟也“紧张”地说钱也给偷了。后来,我们都安慰他手机给偷了没关系,起码人没事。

没有手机的先古,简直六神无主,因为不能及时向东莞的组织汇报情况,让他情绪不稳定,又吵着要去东莞,并且愈发严重。

再后来,堂叔堂婶实在没办法,只好叫人将先古五花大绑,含泪送到了县城一家专治精神病人的机构,并且交了几个月学费,希望能把先古的脑子洗回来,把心也洗回来!

在那个治疗机构的先古,听说日子并不好过,时常被一些精神病学员打,天天吵着要回家,二、三个月之后,堂婶实在受不了先古的哀求,让堂叔接了回来,回来后,先古安安心心地跟着他弟弟做事,虽然经常被爸爸、弟弟骂,但都是乐呵呵地孝顺父母,关爱家人。

前段时间,先古突然造访,与我聊了几个小时,绕来绕去,最后,他说希望借一千元,因为新工作都入职快三个月了,一分工资都没发,身上没钱。

我问他要一千元做什么呢?他又东扯西扯说到投资上去,我只好找个借口说要找大伯商量而打发他走了。

但堂叔堂婶一直担心我们借钱或给钱先古,生怕他再次离家出走,而我们也怕堂叔堂婶责怪,就不敢轻易借钱给他。

第二天晚上,先古又来到我们家,刚好爸爸在家,就与先古聊了起来,说来说去,他还是说要向大伯借一千元,同样的,我爸问他借来干什么,先古又扯到投资去了,让我们以为他的脑子还没清醒过来,就说要问问他爸爸意见,结果,先古一听马上就说有事走了。

这让我们都觉得傻先古并不傻,但是又担心他拿了钱又离家出走。

第三天早上,先古又来了,刚好碰到我爸,说这次只借二百,我爸二话不说就拿给他二百,并且交待他要好好孝顺父母,不要不辞而别,先古连忙点点头……

事情都过去一个月了,我们谁也没提起,早已忘了。

昨天晚上,我们正准备外出散步,听到焦急的敲门声,传来一把声音:“姐,我是先古。”我心想,不会又想借钱什么的吧?

没想到一开门,先古笑嘻嘻地拎了一大袋红苹果,递了过来。我们忙问他吃饭没?怎么这个点过来。先古连忙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二百元还给我爸。

“大伯,这是还给您的钱,谢谢您借给我。”我们赶紧问先古,是不是发工资了,他说是啊,发了两个月的工资四千多元,已经给了三千他妈妈,剩一些自己留着给车加油和做伙食费,还说之前跟我爸借的二百元是拿回家给他妈妈了。

原来,我们都用“龌龊”的思想误会了先古,他借钱不是为了投资,也不是为了逃跑,而是为了孝顺他妈妈,弥补自己这几个月来打工没赚到半分钱的愧疚,他说这几个月都没发工资,还要父母给零花钱,让他很过意不去,所以,他很想给他妈妈惊喜,自己靠努力能赚到钱了,但又不想给他爸爸或家人知道,钱是借来的。

听完他的解释,我们都感动地泪流满面,多么善良和孝顺的孩子,可他的父母和我们却一直在误会他,总以为他还想逃跑,再也不回家,这让我们惭愧起来。我赶紧叫妈妈告诉堂婶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个又傻又善良的先古,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