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民国大学如何做到上课从不点名?
时间:2017-12-24 14:02:54  编辑:admin1   阅读数:[1959]  文章来源:本网讯

友人执教于某著名高校,时常感叹当下教学之不易、学生之疲沓,孩子们还说最怀念让人艳羡不已的民国大学,课堂上甚至可以烟雾缭绕,“学问是熏出来的”云云,看来人们普遍对民国大学教育存在不少迷思的成分。今特拈出民国著名教会大学金陵大学的例子,它似乎可以作为所谓“民国范儿”的确证。南京金陵大学由美国基督教会于1888年创办,是现今南京大学前身之一。

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先生1940年代曾就读于金陵大学。该校名师众多,仿照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对新生实行“导师制”,章先生的导师乃是中国近代史研究大家陈恭禄先生。在选课方面,他给章先生提出一条要求:选课要尽可能宽一点。学校在这方面也有类似要求,对于文科生,还要求必须选两门文科以外的课程。章先生为此选读了不少历史学之外的课,受益终生。

据章先生回忆,金大的教学,有三点令人印象深刻:

第一点是作业比较多,参考书也列得多。作业当时叫做paper(论文),和现在大学的“小论文”相似。参考书列得多,无法都看完,加上作业也多,开始的时候有压力。但日子久了,熟能生巧,也能应付自如,并且能慢慢领略这种教育的好处。众多参考书对于开阔眼界、增加信息量颇有助益,众多作业对于锻炼写作论文与培养独立思考也有帮助。

另一点是师生互动比较多。历史系系主任贝德士教授是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出身,课堂上重视师生互动自不待言,连陈恭禄等中国学者授课,也不是照本宣科,也十分注重师生交流。比如,章先生至今都记得,他曾经在陈先生的课堂上露过一手。大概是讲到鸦片战争的时候,陈先生讲着讲着停下来问:“哪位读过《达衷集》?”恰好那一次大多数人都没有看过这本书,所以答不上来。但章先生倒是从头到尾很有兴味地看过,就说:“我看了。”陈先生说:“那你向大家介绍介绍吧。”于是章先生就随意讲了几句。由于这个缘故,他给陈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更强化了他对中国近代史的兴趣。有时少年人的学问兴致,往往在这种不经意间萌动。

最后一点,则是课堂教学管理极为严格。上课时尽管教师不点名,但座位均按姓名英文字首次序排列,教师往讲台上一站,环视课堂,谁到了,谁没有到,立刻一目了然。根据威妥玛拼音,章开沅先生的姓氏“章”不是拼作“Zhang”,而是拼作“Chang”,因此上课时总坐在前面。金大的教学管理井井有条,但教务部门职员极为精干,绝无冗员与怠工的情形,如学籍管理责任最重的注册组只有两位职员。平常就是这两个人处理日常事务,到了要登录分数的时候,临时找学生当助理。这些细微之处,紧张而严密,对于教学秩序无疑有了充分的保证。

金大校友、著名文史学者程千帆先生也谈到,金大“有秩序,办事有条理,不像国立大学那样随随便便、纪律散漫”。从整个金陵大学的学风看,不仅仅是国学研究,整个对待学问的态度都极为严格。让程先生印象最深的是,时隔三十多年,当时金陵大学留在南京大学教务处的办事人员,素质依然超群。

学生入学之后,金大会有一个摸底考试,以最终确定就读专业,往往根据学生的成绩和意愿,最后确定其就读专业,减少了其遴选专业的盲目性。

不过,金大淘汰率很高。像历史系,一般情况下,能够获得学士学位的,往往只有入学时候学生人数的四分之一,其余四分之三都被淘汰了。因此,历史系在读的学生,四个年级加在一起只有三十多人,规模不大。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依据就是严格的课堂考试与小论文测试成绩,那些消极怠工者往往最终沦为不合格。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金大的校长陈裕光教育政策的延续性。作为金大学子,他1916年被金大选送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造,1922年获博士学位。1925年,陈氏叶落归根,受聘金陵大学化学系教授,192710月被聘为金陵大学校长,直至1950年,历时二十四年之久。

陈氏掌校期间,教学方针强调学以致用、学用一致,亦即“研究高深学术,养成专门人才,适应社会需要”,曾推出“教学、研究、推广”三一制的三结合模式。研究分为调查研究、采集研究、试验研究,或专题论述或一般探讨。研究成果由受过严格训练的人员进行推广,如在推广中发现问题,再进行研究,然后再用于教学与推广。实践证明,这种三位一体模式比较成功,是金陵大学取得成就的重要因素之一,加上教学相长,也使得金大校内学术气氛十分活跃。

陈裕光提倡学生应走入社会,服务民众,金大为此专门成立社会服务处,倡导学生开展社会服务和爱心活动,如为失学儿童、成人办夜校,为人力车夫组合作社,为失业民众募捐等,逐渐培养学生无私奉献和服务社会的精神。“何用持身,仁心是宅;何以涉世,圣哲可迹。”是金陵大学社会系主任柯象峰先生给毕业生的毕业赠言,成为了不少学生的座右铭,激励他们毕业后也经常参与社会公益。

金大的例子,当然不是孤证。民国大学教育除了有所谓的大师之外,其实学风是更为关键的因素,尤其是名校,对于学生的兴趣既有充分的观照,同时对于学业的管理也极为严格,其中宽进严出的机制,更是让学生不得懈怠。

求学除了兴趣,其实也应当成为一种职分。

据《北京晚报》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