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记忆中的年味印糕
时间:2018-02-11 13:49:50  编辑:admin1   阅读数:[1619]  文章来源:本网讯

崔立

人到四旬,对年的向往却是又开始重燃起来。有些不由自主地,想要过年,是真的想过年?还是趁着假期可以好好的休息调整一下自己。或者说,是两者皆有呢?

这些年,几乎是尝遍了天南海北的美食美味,要说还有什么美食让我流连又让我为之向往的,唯有记忆中的那个像雪一样白,糯糯而又软软的印糕。启开口,缓缓地咬上一口,糕内的糖水流入唇齿之间,别提有多好吃了。

过年的时候,妈妈难得的大方,还有奶奶,奶奶瘦瘦的,站在院子门口,和着旁边的一棵树,站在一起。像两棵树。骑着自行车的人,从远处缓缓地过来,嘴里呼喊:印糕吃伐?印糕吃伐?奶奶就朝卖印糕的人挥了挥手,奶奶是知道我喜欢吃的印糕。那个人停在了奶奶身旁。奶奶说,帮我拿上两块吧。那个人说,好。拉开车子后座的木箱,从里面拿出两块热气腾腾的印糕,灰色的纸托着递过来。此时,妈妈也已经站在了旁边。妈妈说,帮我再拿四块吧。妈妈说着话,在奶奶的惊诧中掏出了钱。妈妈说,不能光给孩子吃啊,我们也可以吃的。我看着妈妈,明白了。奶奶那两块,是给我买的。妈妈那四块,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一人一块。他们也可以吃上一回了。

回了屋。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把包着的印糕打开,嘴凑了上去。奶奶刚喊,等等,烫!我的嘴唇已经贴到了印糕的边缘,小心地沾了一下。我抬起了头,说,奶奶,不烫不烫。不等奶奶再说什么,我一大口已经咬了上去,用手将印糕往反方向放,以免咬破时糖水会溢出来。我的嘴轻轻地吮吸着糖水,糖水轻轻地进入了我的口间,我回味着那一份的甜,不想轻易地让这份甜完全地咽下去。我是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吃完了两块印糕。我很满意很爽地摸了摸我的小肚子,借以表达我刚刚吃下的美味,但似乎还是有那么点儿意犹未尽。奶奶一直在看着我吃,脸上堆积起的皱纹,和着她绽开着的疼爱和笑意,像一棵老树在看一棵新芽。奶奶将她身边的碗要递给我,碗里躺着一块印糕。是分给奶奶的印糕。我说,奶奶,你吃。奶奶说,你吃吧。我说,奶奶,我喂给你吃。我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来,从饭橱里拿出一个搪瓷的调羹。我把调羹拿在手里,奶奶接过了。奶奶继续笑着,说,等我要你喂的时候,再让你喂——我挥舞着手,说,好,好,奶奶,到时我一定好好喂你。

想着这茬的时候,时光就像家乡门口的那条河流,在流来流去之间,沧海桑田般地变化,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三十个年华。

儿时那印糕的味道,似还在唇齿之间,尤为让我回味。而我自离开家乡后,也有若干年没有再品尝过那样的美味。那个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美味,还有记忆中,亲人们对我的照顾。虽然我已不在可能,真的去喂奶奶吃那印糕。因为奶奶,离开我已有多年。

但我还是可以,带着我的孩子,和爸爸妈妈一起品尝那家乡的印糕。在那一声声叫卖中,我孩子的爷爷奶奶,也就是我的爸爸妈妈,会给她买上好吃的印糕。而我在这印糕的美味中,怀想着我的爷爷奶奶,那些疼爱我的岁月,暖暖的在我心间回味。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