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热线:0660-3378600 广告投放:13828985222首页中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汕尾日报机构设置
您所在的位置:
玩泥巴
时间:2018-04-15 11:35:22  编辑:admin1   阅读数:[1507]  文章来源:本网讯

刘祖建

童年时代我们很少有玩具玩,大多时间都是以玩泥巴为主。偶尔,父母亲到西河、马山、永新等地赶场办事,也会给我们买小手枪、小汽车等玩具,但那毕竟是稀罕之物。小汽车、小手枪玩坏了,就只能津津有味的玩黄泥巴。

我家乡的泥巴,以黄泥巴和黑泥巴为多,其他颜色的相对较少。黑泥巴主要是在长期耕种的庄稼地里。庄稼地里表面的那层,有几十厘米厚,几乎都是黑色的肥泥,那是由于长期耕种施肥而形成。挖开庄稼地的表层,再往深处挖,就有可能挖出黄泥巴来。在比较远的地里,由于耕种的年代不久,泥巴多数也是黄色的。

黄泥巴很有粘性,可塑性很强。大约我十岁以前,父母到地里劳动,我常常跟着他们到地里或山坡玩。我找到黄泥巴,把它们揉成一团,不停的在光滑的石板上揉来揉去,挞来挞去。

我和弟弟们以及小伙伴们,常常在我们市坪街上或阶沿坎上光滑的青石板上玩黄泥巴。我们把黄泥巴揉捏成长方体、正方体、圆球,或碗、盘,或馒头、汤圆;有时也会把黄泥巴揉捏成各种动物,比如猪、牛、羊、马、狗、猫、耗子、鸡、鸭等。由于黄泥巴可塑性强,我们会根据我们的想象,把它揉捏成各种各样的物体或动物,有时也会把它揉捏成各种形像的人物。

把黄泥巴揉捏成我们想象或需要的物或人时,我们会很珍惜的好好玩一会,玩的时间长了,玩够了,玩烦了,我们又把它揉成一团,捏成别的东西,捏好后,我们又拿着仔细的欣赏,或同别的小伙伴比一比,看谁捏得更像。比如说,捏狗,捏猪,谁捏得更像,谁就有一种自豪感,捏得不像的小伙伴,就有一种失败感,就会暗暗的使劲,更加勤奋的捏狗、捏猪等动物或物体,直到捏得有一些进步了,自己都感到有些满意了,就会找一个机会去同先前的那个小朋友或别的小朋友比一比。

如果没有别的小伙伴同我玩的时候,我就一人坐在青石板上,拿着软软的黄泥巴,不停的在青石板上摔打,搓揉。摔打搓揉的时间越久,黄泥巴的粘性就越好。就像大人们做饺子前揉麦面、做汤圆揉糯米面一样。等到把黄泥巴的粘性揉到最佳状态时,我就把它捏成许多动物、许多物体,或捏成大大小小的泥人。对自己满意的作品,就要玩很长时间,把这些自己捏的作品玩够了,又把它们揉成一团,反反复复的在青石板上摔打、搓揉,当泥巴团完全掺和在一起,粘性达到最佳状态的时候,又重复先前的动作,把泥巴捏成各种形状的人物、动物或其他物体。

我特别喜欢玩的,就是把黄泥巴团捏成小碗形状,然后右手拿起这个小碗,碗口朝下,用力猛地向下砸在光滑的青石板上,当这个黄泥巴碗砸在青石板上的一瞬间,由于碗里有空气,便会发出“叭”的一声,声音很洪亮,有时会震得耳朵“嗡嗡”的响。“叭”的一声响过后,我会静静的欣赏好一会,就像欣赏美妙的音乐、聆听山间涓涓的溪水一样。之后,我又把黄泥巴反复的揉搓成一团,再次捏成小碗形状,用力砸在青石板上。我不停的重复这一动作,反复欣赏这洪亮而美妙的声音,陶醉其中。

我们小时候玩泥巴是百玩不厌。如果实在是玩烦了,就把黄泥巴揉成一团,就像怀揣宝贝一样,揣在自己衣服的荷包或裤子的裤包里,以便下次再拿出来玩。直到把那团黄泥巴玩到失去水份或干裂了,再也不容易揉成团了,才把它丢掉。

虽然我家乡的黄泥巴处处皆有,但小伙伴们还是十分珍惜自己手中那团黄灿灿的柔软的泥巴。在街上走来走去,在山坡上跑来跑去,随时都带着那团黄泥巴。只要有空,就会找一块光滑的青石板,把那团黄泥巴放在青石板上开始玩了。见到跟自己要好的小伙伴没有泥巴玩,也会送一小团黄泥巴给他玩。

我们玩黄泥巴,常常玩到忘我的状态。脸上、衣服裤子上,经常糊着许多黄泥巴。当我们玩了一天,高高兴兴地回家时,父母一看我们像泥人一样,就很生气的朝我们吼道:你看你!早上才换的衣服裤子,现在就糊得全身都是黄泥巴,就像从烂泥坑里爬出来的泥人一样。下次还敢像这样,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脚!

这是父母对我们的警告,吼几句就算了。要是运气不好,肯定屁股上要重重的挨几巴掌,非打得你长记性不可。

小伙伴们在一起玩的时候,有时会相互争夺那些颜色金黄,粘性很强的黄泥巴。特别是那些稍大一些的小朋友,会去抢夺年纪小一些的小朋友的黄泥巴团。因争抢黄泥巴团,小伙伴们时不时还会打架。我曾经同一些小伙伴争夺过黄泥巴团,也曾经同小朋友们打过架。依稀记得,我七八岁的时候,我弟弟的黄泥巴团被一位小朋友抢去,我知道后就带着我二弟和三弟去找那位小朋友,并同那位小朋友打了一架。

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农村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饱肚子。所以我们这些小孩子也时常玩吃饱肚子的游戏。我们常常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把黄泥巴做成锅、碗、盘等餐具,做一个小灶头,把锅放在灶头上,在锅里放进一小粒一小粒的黄泥巴,充当大米或其他食物,在锅里假装煮一会就算煮熟了。然后就把锅里一粒一粒的黄泥巴装进碗里,每人发一碗。大家端着碗就假装吃起来,而且,还假装吃得津津有味。有时也像大人们一样,相互劝道:你们多吃一点,多吃一点,等会还要去做活路;或说,都是粗茶淡饭,没有好吃的,你们多吃点,多吃点。长大后,我才知道其他地方把我们小孩子玩的这种游戏叫做“过家家”。

在那个缺衣少食、物质贫乏年代,家乡的黄泥巴给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以及同时代的小伙伴们,带来了许许多多的乐趣,陪伴着我们度过了天真无邪的童年。

近些年来,偶尔回故乡,每当见到那些金灿灿的黄泥巴团时,我不单会想起孩提时玩泥巴的那些乐趣和那远去的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而且,还很想去抓起那些金灿灿的黄泥巴,像孩提时一样,坐在光滑的青石板上,无忧无虑的玩它几天!

善为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13828985222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善为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善为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上订报 | 网上爆料 | 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