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日报社官方网站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 品清湖
流光隽永扇底风
  • 2021-10-23 10:48
  • 来源: 汕尾日报
  • 【字体:    

刘洁瑜

夏日炎炎,热浪滚滚。一众网友大呼“本命是空调给的。” 正当空调傲视群雄,睥睨众生之际,“咔”——停电了,空调只能垂头搭脑停下呼呼地工作。家婆翻出两把蒲扇,宝儿居然嘟着嘴说:“这扇子是摇凉的还是摇热的?还是空调给力啊。”我想:倍受冷落的扇子肯定委屈不已:“想当年,追风纳凉,舍我其谁?!”要知道追风纳凉的工具鼻祖可是非扇子莫属呢。

扇子源于“翣”。最初它并不是用来纳凉的工具,而是天子诸侯为了彰显自己崇高的地位和特权的摆设。后来“翣”变成了“箑”,箑就是扇子。“翣”后来如何演变成手摇纳凉工具的,据说是受到了门扇的启发,古人在开门的时候发现门页摆动有风,便有了扇子。但我更愿意相信,某一个热天,执翣的人儿手滑风动,让天子(或诸侯)感到凉快,因而得以推广;又或许是几位可爱的小姐踏青时折下大树叶,摇动时受到启发——总之,扇子成了全民团宠,在长长的历史画卷里缱绻难离,占据了几千年的隽永时光。

因为制作材料和身份地位的差异,扇子变幻出千万种姿态,演绎着千万种人生,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无一不喜。它是周郎手里睿智的羽扇,“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潇洒且从容;它是班婕妤手里雅致的绢扇,寄托着一个女人“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的感伤自怜;它是秦淮名妓李香君手里的定情之物,林语堂曾题李香君画像诗曰“香君一个娘子,血染桃花扇子。义气照耀千古,羞杀须眉男子”,香君血染成的“桃花扇”见证了她的忠贞爱情,也印证了巾帼女子的刚烈义气……

平民百姓家的扇子多用蒲扇。记得童年时的夏日午间,蝉儿在门前的桉树上嘶鸣,树叶一动不动,没有一丝风。母亲在水泥地板上铺上凉席,我们几个小孩一字排开躺下,嬉闹间,母亲会呵斥我们“快睡一会!”我们总是嘻嘻哈哈地说:“好热,好热!”母亲便说:“心静自然凉!”母亲手拿蒲扇,轻轻地在我们身上摇动,丝丝凉风袭来,我们也舒服地闭上了困倦的双眼。现在想想母亲说的“心静自然凉”,和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说“热散由心静,凉生为室空”有异曲同工之妙。

蒲扇是用蒲草编织成的,蒲草编到最后缠在一根木棒上,做成扇柄,扇子的边上包上了一层布边,很是耐用。在那个年代,这样的扇子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几把。母亲的那把扇子除了给我们扇风,还给我们驱蚊,偶尔在我们调皮捣蛋时,还会给我们的手脚上拍上几下,以作“惩戒”。感谢那把蒲扇的守护,陪我度过一个绿色低碳的无忧童年。

外出求学时,十个人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的宿舍里,只有一把吊扇。平时还好,遇上台风天,关门闭窗、放下蚊帐,吊扇的风吹不进来,躺在床上闷热无比,扇子还真是越摇越热。父亲给我带上一台橙色的小风扇,圆圆的身子,矮小的脚台,矮墩胖的外观憨厚朴实。这台小风扇里面有三片阔面微翘的转页,可调大小档。外面是一个有着不同方向条纹的保护盖,可以防止我们的手指被转动的风扇叶割伤,也可以调节风的方向。这台小风扇的材质是塑料的,节能环保,构造简单,很是轻便。它吱吱呀呀地转动,解放了我们摇扇子的双手,陪我度过了三年美好的少年时光。毕业回家后,它继续在家里发挥作用,直到我们搬家时,它才光荣下岗,还没坏呢。

孩子出生后,我们装了空调。从此开启懒人模式,潮湿天气来袭,开空调;酷热难当时,开空调;甚至于拖地时为了快点干,以免家里老人脚滑时,也开空调。空调舒适、便捷,成了我们离不开的生活伴侣。

现在虽然有了解放双手的风扇和空调,扇子的纳凉功能受到超强挑战冲击,但各种做工精致用料考究的扇子却是一种雅物。富有审美情趣的中国人赋予扇子以另一种充满美学功能以及传递情感的存在体验。

初中毕业时,同学送我一个小匣子,打开一看,是一把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檀木小叠扇,盒子底部还垫着细长柔软的丝纸。扇子由几十片素雅的原木色薄木片连系而成,每片小木片大约十五厘米长,两厘米宽,镂空雕刻着各种精致的图案,打开是个半圆形,扇尾系着一穗金黄的流苏,轻轻摇动,香风阵阵。还有一个底座,打开扇子安放在底座上,就是一个精巧的小摆件。它太精致了,我可舍不得真的拿它来扇风取凉,总怕扇得大力扇得急了,那薄薄的小木片会断掉。我总是把它连同垫底的丝纸原封不动地装在小匣子里,偶尔清闲时才拿出来欣赏把玩一番。

风格典雅的扇子还是室内的好摆件,家里原来有一柄直径近一米的原木镂空扇子,木扇中心是一副淡墨的山水送别画,挂在客厅的墙上,甚是雅致,我很喜欢。南方的天气潮湿,后来这柄木扇许是受了潮,有几片扇叶折损脱落,惜哉。宣纸书法扇面装裱好,挂在墙上古朴风雅,后来又有十字绣扇面挂件等等,扇面挂件成了一种时尚之风。

近几年国内盛行汉服风,有次在一个景区看到一对穿着汉服的年青人,女孩黛眉皓齿,明眸善睐,手持绢扇半遮面,衣袂飘飘不掩娇羞;男孩长身玉立,手执一柄折扇,儒雅温文。

于是我也追风,买了一柄画着兰花的绢扇回家,爱不释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办单位:汕尾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汕尾日报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4120180051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660-3387883   邮箱:swrbxmtb@163.com
粤ICP备13051037号  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开普云